[在线/搬运/小说/熟肉][みかみ てれん]やらしいビジネス百合に引っかかっちゃったね、おねーさん(中了下流百合买卖的圈套呢,姐姐)[pixiv][已完结][短篇][2019]

目录

    中了下流百合买卖的圈套呢,姐姐
    作者:みかみ てれん
      百合买卖。我做的就是这样的事。
     晚上八点。吃完晚饭后我被叫到车站前的家庭餐厅。对方已经在等着了。我以「和人有约」为由拒绝了店员的引路,然后在对方所在的餐桌就座了。
      注意到了在对面落座的我,姐姐发出「啊……」的一声,抬起了头。
     姐姐把黑发束在脑后,虽然不是西装,但这是一整套的服装。她一直以来都营造出下班归来的气氛。化着淡妆所以是美人模式,但是素颜大概是可爱系的吧?然后,她是有了恋人就会去依赖的类型。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     笨拙,不善交际,笑容生硬。这么漂亮的姐姐。因为是那样的姐姐,才会变成我的玩具。
     我来到后,为了马上演成态度恶劣的孩子而在桌子上用手撑着脸。
    「姐姐,为什么是家庭餐厅啊?」
     尽量说着甜甜的傻话。因为大人会特地买下比自己年纪小的孩子,就是喜欢这样的。
    「为什么的……。没有为什么,在什么地方都可以」
    「骗人」
     我把脸凑近她,能看得出漂亮姐姐非常紧张。我把上半身很不礼貌地搁在桌子上,抬头低声说。
    「其实,明明想去的是,旅馆」
    「那、那样的!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打算!」
     姐姐仿佛生气般红着脸,摇了摇头。这个人老是这样。自己把我叫出来,而我反过来触碰她的欲望就生气了。
     这样的,太好笑了。
    「声音,太大了哦!别人会听见的。听见姐姐在买春……的事情」
    「……不、不是的……因为,如果不这样做,你就不会见我」
     姐姐闭上嘴,皱起眉头。看着那悲伤的面容,我兴奋不已。
     果然,很棒。这个人──宫泽诗织桑,很棒。
    「就算不是我,如果是这个时间的话,我想我们『俱乐部』里人还挺多的」
     百合买卖,总而言之就是援助。我们店的规定是不能身体接触,只是吃饭。限定在同性对象上,这大概是为了降低罪恶感的障碍吧。不过,我觉得不管是怎样,事情的本质都是不会变的。
     也就是说出卖自身的我和买下我的诗织桑都是一样的人渣。
    「我……又不是谁都行」
    「这是怎么回事?」
     我扮演着不懂事的女孩,诗织桑悄悄地看了看我,明明都已经过了二十五岁,却还边红着脸边扭扭捏捏地喃喃自语。
    「……因为我很担心KISARA酱的事」
     担心。是因为担心才来的吗。
    「你在说什么」
     说真的这是在说什么?脑袋没问题吗?我委婉地表达着以上想法。我没有把将对方当做是笨蛋的语气传达出来,诗织桑更加害羞般说着。
    「因为,我不买下KISARA酱的话……你就会和其他人做这样的事吧」
    「嘛,那的确,零花钱不够啊」
     这是骗人的。存款什么我还是有的。
    「……因为我很担心KISARA酱的事情。你还是个孩子,这种事情一不留神就会变得很危险,所以……」
    「哈啊」
     说真的,这是在说什么呢?
    「不对吧?」
    「诶?」
     我对着用好听的话来蒙混过去的诗织桑,边露出浅薄的笑容边谴责道。
    「诗织桑,是想着如果这样继续买下我的时间,说不定有一天会有机会,所以才这么做的吧?」
    「……为什么你总是只能用那种说法?我是真的对你的事……」
     诗织桑皱起眉头,好像快要哭出来一样看着我
     那种表情,让人心情愉悦。
    「诗织桑,你喜欢女人的吧」
    「……这和现在有什么关系?」
     我不解风情地点了姜汁汽水和香蕉巴菲。诗织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点了杯黑咖啡。大人啊—
    「那么,你是怎么看待我的事的?说真的」
    「怎么看……我觉得你其实不是个坏孩子。完全看不出来是个坏孩子,脑子也很灵光」
    「不是说这个」
     我利落地打断诗织桑的话。但是太毫不留情的话诗织桑马上就会哭的。我伸手轻抚诗织桑的脸颊。
    「你把我当作恋爱对象看待吗?」
    「那、那样的……因为,我和你是……」
    「诚实地回答的话,就有奖励」
     我用舌头舔着嘴唇。
    「给你哦」
     诗织桑喉咙里发出吞咽的声音。但是她还在犹豫着。真是的,都事到如今了。
     这个人,以和女朋友分手,感到寂寞为由,开始买下我。诗织桑好像没想到店里会有像我这样的未成年。
     但是,后来诗织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已经为时已晚了。诗织桑早就沉迷于我。跑不掉了。
     为了掩饰罪恶感,她总是说着刚才那样的话。每次我都会想“这是在说什么啊。到底是谁在占便宜?”
     嘛,不过那很可爱。
    「……KISARA桑是美人哦」
    「非常感谢」
     我微笑着。经常被这么说。
    「眼睛很大,皮肤也很漂亮,个子高身材很好,长发也很适合……很年轻,聊天也很有趣……」
    「因为诗织桑,是个小不点呢。但是诗织桑小小的很可爱哦」
     一夸奖她,她的脸就明显变红了。被小七八岁的小姑娘称赞,美女姐姐害羞了。好~可爱。
    「如果和像KISARA桑这样的人私下见面的话,我想大家都会喜欢上你……」
    「是吗?但我可是会使坏的哦」
     我拿勺子舀着送来的香蕉巴菲奶油。好甜。诗织桑用比刚才更幸福的表情看着在吃东西的我。
    「……虽然KISARA桑会使坏,但是,并不会……不会讨厌」
    「也是啊。诗织桑,很高兴呢。是被别人说着恶言恶语却很高兴的抖M呢」
     挖下一块,咀嚼咀嚼,挖下一块,咀嚼咀嚼。随意地说着,诗织桑满脸通红地摇了摇头。
    「才、才没有那样的事」
     诗织桑急忙把黑咖啡端到嘴边,目不转睛地盯着我。嗯?沾上奶油了吗?取出镜子来看,没什么特别的。嗯?
    「那个……」
    「在的在的?」
    「那个……」
     啊啊。
    「奖励,是吗」
    「……嗯、嗯。我有诚实地说出来了哦?」
     自己来催促给奖励,不愿吃亏啊。
     她用央求般的抬头看着我。简直就像发情了一样。
    「可以哦」
     刚才把镜子拿出来的时候,我已经确认好了周围情况。这个座位除了偶尔经过的店员以外,如果不是特意偷看的话是看不到的。嘛,我倒是被看到也没关系。
    「给你“啊~”地喂食哦」
    「啊,呜……那样的,太羞耻了。周围还有人……」
     真的吗?到现在了还会觉得“啊~”地喂食很羞耻?又不是处女。我爽快地笑着。拿湿巾认真地擦好手后说道。
    「不用客气哦,诗织桑。因为这是奖励」
     用手指舀着奶油。对着发呆的诗织桑伸出食指。
    「来吧,啊~」
    「……诶?」
     诗织桑的脸忽地发白。我没有放松笑容,更强硬地说。
    「是“啊~”哦」
    「不、不行不行。这怎么可以,我们是在店里……不行啊,KISARA酱」
     我马上眯着眼睛。出声吓唬她。
    「啊啊,奖励,不需要吗?是嘛。也没什么关系。不需要啊。这奖励,明明是我好不容易想给的。这样啊,诗织桑对我没兴趣呢」
    「为什么,怎么会」
    「没关系哦,又没什么。但是,既然如此,下次就不要再叫我了。你对我没兴趣,却只是买下我的时间,是故意来惹人嫌吗?太阴险了。和恋人分手就利用我来泄愤,不觉得很过分吗?」
     刚说完,美人姐姐就像快要哭了一样摇着头。
    「会、会吃的啦,所、所以……不要说那样的话啊」
    「是吗」
     我再次伸出手指。这次用冷淡的目光看向她。诗织桑偷偷地环顾四周,将嘴唇贴近我的手指。
     啾。
    「……嗯……」
     吃着食指的诗织桑。在家庭餐厅,把女高中生的手指放进嘴里。这么大的人,红着脸舔着。这是奖励的话,作为人来说不是完了吗?我的嘴角露出了笑容。
    「嗯!?嗯、嗯嗯!」
     我动了动被诗织桑吃着的食指,摸着她动来动去的舌头。诗织桑睁大了眼睛。
     这次用指背把舌头像要压扁似的紧紧压住。和大拇指一起夹着嘴唇摩擦。又抚摸着舌头的表面。像是对我每一个动作都很喜欢一样,诗织桑发情的样子已经变成快要溶化的样子了。
     这绝对不是像姐姐一样的人会在家庭餐厅里露出的表情。太色情了。
     她的眼眶里已经满是泪水,我从她的嘴唇里慢慢地拉出手指。啾……地。
    「做得很好」
    「……嗯、嗯……」
     虽然诗织桑的脸上露出还沉迷其中的感觉,在朦胧中浮现出明显的喜色。这么一来,就不能说自己不是抖M了。装给谁看呢?明明要是暴露出来的话,我会好好疼爱的。嘛,算了。
     我愉快地站起身来。
    「那么,我稍微去趟厕所」
    「嗯、嗯……慢走」
     擦肩而过的时候,我在诗织桑的耳边用就像灌入毒一般的声音说道。
    「……某人真的含了我的手指,不用肥皂洗就太脏了。真是的,又不是婴儿了,真的太羞耻了呢」
    「诶……因、因为……」
     不让她说出借口。我就这么走开了。
     稍稍回头看,诗织桑把手放在膝盖上。眼睛湿润着。悲伤地,悲惨地,但是对那样的自己却又无可救药地兴奋着。那个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也就是说,我这是出色的善行。
     啊ー啊,我还真是温柔。进了厕所我舔着自己的食指。品尝到了淡淡的黑咖啡味。
     明明没法反抗女高中生,唾液却这么狂妄。大人的味道。
    「所以,那个老师总是对我生气。真是古板,很过分吧。我在学校可是很认真的」
    「……」
     90分钟结束了,到车站为止的回家路上。我和诗织桑并肩走着。夜晚的繁华街道。我们常常被牛郎店拉客的小哥哥出声搭话。
     虽说是童颜,但并肩走着的话,诗织桑看起来肯定比我年长吧。穿便服的我再怎么看,最多也不过是个大学生。虽然我其实是高中一年级。
    「我被当做眼中钉了。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的,但是老师好像被隐隐约约地注意到了我在做援助。品行什么的怎么样都好不是吗?我有好好地出席,学习也在年级前十。而且在班上的协调性也是完美的。我是个不添麻烦的学生哦。搞什么啊,真是的」
     到了车站两人的谈话就要结束了。然而诗织桑却没有开口。今天的事好像有点太刺激了。因为是女高中生活生生的手指啊。没办法了呢,诗织桑。
    「啊,难道说我被那个老师盯上了,倒不如说是被瞄准了?对女高中生抱有恋爱感情什么的,那个老师不是很不妙吗?唔哇,很让人害怕呢」
    「……呐,KISARA酱」
     停下脚步的诗织桑拉着我的袖子。到车站就结束了,所以想拖延时间吗?虽然她本人好像很认真的样子。
    「果然还是不要做这份工作了吧?如果你为钱发愁的话,我会出一点的」
    「你在说什么?」
     我不可能不知道她想说什么,不过姑且还是问一下。因为要字斟句酌而低着头的诗织桑,很可爱。
    「这份工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太危险了。呐,如果是聪明的KISARA酱的话,能懂的吧」
    「虽说要出钱,但反而是我这边有存款吧。诗织桑在我身上花太多钱了嘛。诗织桑不是没有钱吗?」
    「那,那个……比如,那个,兼职什么的……」
    「诗织桑的工作不是禁止兼职吗?被发现的话会被骂的吧。最糟糕的情况是可能会被开除。要承担这样的风险,你是笨蛋吗?」
    「但是……」
     我一下就知道她的感情跟不上逻辑了。你就那么喜欢我吗?真高兴啊。是真的。我真的很高兴。
     越是开心,就越想欺负她。没办法啊。因为是诗织桑喜欢上这样的孩子啊。真是让人发愁。
    「呐,诗织桑」
     我叉着腰,向前探出身,看着诗织桑的脸。
    「要不要延长一点时间?我也想和诗织小姐再聊一会呢」
    「啊,呃……这样?那个……用卡也可以吗?」
    「用什么付都可以哦,这部分我先付着。下次再问你要回来。那么,我有想去的地方」
    「嗯、嗯。如果是KISARA酱想去的地方,去哪里都可以」
    「哇。谢谢,诗织桑」
     像是撒娇般地靠过去,抓住她的手臂。在车站前的繁华街道被女孩子抱住,惊慌失措的美女。我看起来像是在天真无邪地戏弄她吧。但是这个人是为了自己的爱欲而用钱买下女高中生的哦。
     我想拆穿她。想让她暴露出来。想让她亲口说出来,想让她哭,想让她向我撒娇,想让她向我献媚。
     反正诗织桑也是如此期望着的吧。
     所以非常~温柔的我给你一个提案。
    「那么,要走了哦」
     脚转向的是林立着可疑霓虹灯的宾馆街。就连诗织桑也注意到了,停下脚步,做着无用的抵抗。
    「那个……KISARA酱,那边是」
    「是哦」
     成人的游乐场,情人旅馆。
     我一拉诗织桑,她就装作拿我没办法,跟着我走了。大人必须一一找借口,真是太辛苦了。
    「不行哦,因为KISARA酱是高中生。不可以进去哦」
    「就只是进去休息一下啦。我想进去看一次」
    「不行,不行不行」
     诗织桑就像一个明明想要做,却说不要的麻烦女人一样,想要阻止我。对那样的美女姐姐,我像感到很无聊一样笑了。
    「不去也没关系。即使不和诗织桑一起去,我也会和别人一起去的。」
    「诶……」
    「没关系哦,就在这里说byebye。那么晚安,诗织桑。明天工作也要加油哦。好了,要向店里联络说已经结束了才行」
     诗织桑反而抓住了我挥舞着的手臂。
    「所、所以都说了不可以了……呐,拜托了,KISARA酱。听我的话吧。这样的地方等到变成大人再来吧?虽然我知道你正是对这个感兴趣的年纪,但只要再忍耐一小会」
    「好—,我知道了,辛苦了—」
     我想要走了,她却不放手。明明我都说了知道了,这不是很奇怪吗?
     诗织桑一心一意地盯着我看。她那热切的视线,充满了希望我能理解的想法。我稍微有点心动。
     我当然是知道的。所以才会像这样强行邀请你呀。
    「我很为难啊,诗织桑。请决定好要怎么做哦。老是耍赖是不行的,毕竟你是大人了。认真地做好决定。要负起责任来的大人诗织桑,要不要带未成年的我去情人旅馆?」
    「……」
     诗织桑咬着嘴唇。到此给我自己准备的奖励是,诗织那被逼到无路可退不知道该怎么办,脑中都乱成一团,快要哭出来的表情。
     再这样逼下去会坏掉的吧。我知道的。我很清楚。所以我抚摸着诗织桑的头。没关系,诗织桑什么错都没有。
     只是喜欢我而已。这种事没办法啊。所以,我用非常温柔的声音说着。
    「去情人旅馆吧。因为担心我和别人一起去,所以不好好戒备不行呢?」
    「…………嗯」
     诗织桑身披的大人伪装,又被剥落了一层。
     在前台接过钥匙,走了进去。坐着狭窄的小电梯上了四楼,走到尽头左边的房间。里面很宽敞,有一张大床。灯光闪闪发光,很漂亮。气氛没有比想象中色。
    「诶~,原来是这样啊~」
    「嗯。呐,已经够了吧,KISARA酱」
     那是,已经看了里面是什么样子了所以可以回去了的意思吗?好笑。
     我半无视般倒在床上。蓬松的靠垫和干净的床单很舒服。
    「呐,诗织桑也来这边吧。很舒服哦」
    「真是的,KISARA酱,完全不听我说」
    「事到如今还说这个。好了,来吧来吧」
     仰卧着,张开双手。你看,是躺在床上的女高中生哦。这里谁都看不到啊。只有我和你两个人。只要伸出手,我就在那里。稍微摸一下,没关系的哦。
     因为我们是一起进情人旅馆的。这样警察也会同意的哦。呐,诗织桑没有错哦。
     但是诗织没有顺我意。低着头,发出低沉的声音。
    「……呐,KISARA酱。为什么你要这么做?」
    「那是什么问题」
    「因为这样……玩弄我很开心吗?我……不开心哦」
     哎呀,闹别扭了。
     诗织酱辛苦了呢。今天工作也努力了呢。
     可以哦。因为诗织酱是优秀的大人,但也是个小宝宝呢。现在KISARA妈妈就来给你摸摸头哦。
    「我,喜欢诗织桑哦」
    「……」
     站起身。像包住一样用双手握着诗织桑的手。稍稍拉着她,在床边并排坐下。
     抚摸着诗织桑的头,抚摸着抚摸着。看吧,很舒服呢。KISARA妈妈的手很让人安心呢。
     对最喜欢我这种年轻可爱女孩子的诗织桑来说,会受不了吧。这是天堂呢。
    「是真的哦。我虽然会捉弄人,但不会说谎哦?我觉得诗织桑很可爱哦」
    「但是,怎么会……明明KISARA酱才更可爱」
    「就算我再怎么可爱,觉得诗织酱可爱也是我的自由不是吗。好啦,作为证据,我给你个抱抱吧。抱ー」
     用全身抱住她的右臂。呐,心情好起来了呢。脸都变红了呢。
     没关系的哦,很难的事情、多余的事情都不要去想。虽然马上就陷落了会很无聊,但全部都交给我吧。会给你喜欢的东西的。
    「那么,你为什么总是说这么坏心眼的话……?我搞不懂KISARA酱你的事」
    「那肯定是因为喜欢诗织桑才这么做的啊。才不会和不喜欢的人来情人旅馆呢」
    「对我说着像讽刺一样的话,让我在别人的面前做羞耻的事情……」
    「是因为喜欢你啊。因为喜欢诗织桑才这么做的」
     “喜欢”这句话让诗织桑吓了一跳,浑身发抖。因为不习惯被人说喜欢,所以很害怕吧。所以会怀疑吧。
     诗织桑想离开我这,但我不会放开我抱着的手臂。怎么可能让你逃走啊。明明都带到旅馆里来了。
     没关系的哦。因为我会把嘴唇靠近你的耳朵,重复说着。你看,在大脑融化前,不管多少遍我都会说的。会宠着你的。
    「喜欢诗织桑哦。喜欢。喜欢哦。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一直觉得你这个人很不错」
     一边被女高中生抱在胸前,一边抬眼看着我的美人姐姐。虽然很担心自己被骗,但还是想紧紧抓住那句话的软弱者。
    「……为什么,你会说这样的话?」
     那肯定是因为,这全部都是真的啊。
     ──因为那样的相遇真的有趣过头了。
    「呐,诗织桑。你还记得吗,我们的相遇」
    「当然,还记得哦」
    「如果有那样的相遇,我会喜欢上诗织桑,不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嘛」
    「……KISARA酱说的话我不懂啊。完全不懂」
     因为大脑在考虑,所以才会像这样混入否定呢。是这样的吧,从立场上来看,不得不这样说呢。可怜的,可爱的诗织桑。
     我抚摸着诗织桑的膝盖。手指像走路一样爬着,一点点地往诗织桑的身体爬上去。从腿向裙子爬去。手伸到衬衫里。诗织桑发出「嗯……啊……不行」这样的声音。
    「诗织桑,胸很大呢……只有这样的地方是真正的大人呢」
    「那样的,不行,都说了不行……」
     诗织桑只要有一点空闲的时间就会开始考虑不好的事情,但是被强迫就会像这样。变成露出肚皮表示服从的猫一样。
     可以哦,我会疼爱你的。但是啊,全部是不行的。最后的一层,要好好地自己脱掉。因为我想看那个。
    「如果真的不喜欢,把我推开也没关系。但是,如果你不抵抗,我会就这样继续下去了」
    「……不行,KISARA酱……这样的事情是不行的,因为我和KISARA酱是……」
    「嗯嗯,是呢」
     调换姿势,把诗织桑压在下面。被压倒的诗织桑脸上发烫着,用热情的双眼向上看。
     我把一只手放在她胸前,用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嘴唇。
    「这是不能做的事情呢,这样的,绝对不能做……对吧,老师?」
     ***
    『香坂同学,现在回去?』
    『啊,是的,有什么事吗』
    『对不起,可以帮我一下吗?我现在要印发到班上的资料,想让你帮我搬一下』
    『可以哦ー』
    『呵呵,谢谢了呢。香坂同学是班长真的帮大忙了』
    『不不,宫崎老师才是,这么认真拼命,在学生们中的好感度很高哦ー』
     学校里的我是优等生。遵守校规的发型,微笑着的表情。很受老师欢迎,因为很得要领所以也受到同班同学的信赖。
     总之就是人际交往。听之任之。无聊的学校生活。
     这位扮演认真对待学生的老师的,也是个无聊的人。
    『那么,再见了。宫崎老师』
    『嗯嗯,回去路上要注意安全哦』
     所以,开始了援助。并没有什么理由。只要有钱给就很开心,但也没有为钱困扰。
     我想看到那些披着皮活着的人们的真面目。像在浅滩上哗哗地玩水一样的对话已经够多了。把沉入海底的肮脏宝物交给我吧。
     在那里相遇了。
    『诶──』
     见过好几个人之后遇到的那个人,是个漂亮的女人。然后她在我面前张口结舌了。
    『为、为什么』
     事先通过邮件交流过的那位女性说,她最近刚和女朋友分手。一直暗恋着,告白后,终于如愿以偿地和女朋友交往的她,最终被对方说不合适,甩了。
     这件事一直影响到现在,从邮件的文字中也可以看出她每天都很寂寞。希望你可以关心,希望你可以爱我,希望你可以欺负我。每天,每天,都传来一封如此叫唤着的邮件。
     所以如果能和我一起见面,我会很高兴的。因为很寂寞所以一起来玩吧。一起吃个饭也可以……信的内容是如此惹人怜爱而礼貌。
     我喜欢被成年女人照顾。 对她们那有着不成体统情欲的身姿,我也会产生情欲。 所以我想,见面也可以吧。
    『为什么……香坂同学……?』
     连我都吓了一跳。还会有这样的事啊。
     站在车站前等着的是,老师。在学校绝对看不到的,打扮得女人味十足的老师。老师为了让自己变得好看,打扮得很漂亮,又为我修整了指甲。
     这样的,太牙白了。
     我剥下优等生的面具,嫣然一笑。
    『诶……原来是宫崎老师呢。在邮件里说因为很期待和我见面而心跳加速……呐,怎么样?我达到老师的期待了吗?』
    『那、那个……呃……』
     老师行为可疑到很有趣,我拉起她的手。她发出了『啊……』的声音。明明在这里甩开我的手就好了,做不到就是一切的开始,然后也是结束。
    『那么,先去哪里好呢?呐,诗织桑?』
     诗织桑和我的秘密关系,从那之后就开始了。
     见面的第二天,在放学后被老师叫了出来。『那个呢,香坂同学……关于香坂同学打工的事,我觉得那样的不好』
     诗织桑用像老师一样的表情说教着。那为什么昨天我拉着你的手的时候,你要露出那么开心的表情呢?
     说的话和做的事相反。脸上装作清秀,肚子里明明有糜烂的性欲。真的好奇怪。
    『那是在老师立场上说的话吧?』
    『诶?嗯、嗯……是这样没错』
    『那不就无所谓了吗?打工也不违反校规。而且那个工作也只是陪吃饭,很健全啊?』
    『香坂同学,那个说话方式……?』
    『那我就失陪了,再见』
     经过不知所措的诗织桑身边,走出了学生指导室。我一点也不温柔。被学生冷落一定很痛苦,但是,不对吧?因为对于诗织桑来说,我已经是特别的了。
     就算被特别的我冷漠对待,能被理睬就很幸福了。不,不如说要是能被理睬,比起温柔对待,更希望被冷漠对待……诗织桑就是这样的人呢。
     像是扎在背上的热情视线。我已经感觉到了。不行,就算没人看到,老师也不能有这样的眼神。
     会让我……兴奋起来啊。
     ***
     诗织桑被推倒在情人旅馆的床上,用湿润的眼眸仰望着我。眼睛就和说着快来吃我的羔羊一样。
     虽然嘴上说着不行不行,但做到这里都没有任何抵抗。明明是大人,明明是学校的老师,明明用钱买下了我。真的是个没出息的废人。
    「呼……」
     我边向下看着诗织桑,边呼了口气。把手放在嘴角边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  「真是的,你在想什么啊,老师。被学生推倒……真是不敢相信,对方是未成年哦?这里是情人旅馆哦?啊好奇怪,诗织桑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了吧?」
    「诶…………?」
     看到诗织桑眼中的热度一下子消散了,我好像有办法了。
     我压在正要起身的诗织桑身上,抚摸着她的脸颊。 舔了舔自己尾指的指尖,用手指戳了戳诗织桑的嘴唇。
    「可以哦,我会给你做的,诗织桑喜欢的事。你希望做的事。我会全都会给你做的。但是呢,请承认吧?自己是一个会对学生有欲望的下流女人」
    「那样、那样的事情,才没有……」
    「骗人。正因为是必须要去守护的学生,所以才更让人激动不是吗。老师的事情我知道的哦。克制着,克制着无法忍受的背德感,脑内已经乱成一团了吧。每次被我玩弄的时候,因为受不了而很舒服呢」
     就这样吻了下去。
    「──!?」
     这是舌头交缠着的吻。因为这份工作是禁止接触,禁止触摸的,所以这是我的个人行为。是我自己想要吻的。不是客人和卖家,不是老师和学生,而是女人和女人之间下流的吻。
    「怎么会,这样的,KISARA酱……我明明是老师……」
    「还想要吻吗?」
     把额头和额头贴在一起,像是打入颅骨般低语着。诗织桑“啊……”地倒吸了一口气。
    「……不行……」
    「下次再说不行的话,我就绝对不会再给你做了」
    「……」
     喘气般吸着气的诗织桑,像是进退不能地站在原地。
    「呐,诗织。你很寂寞吧?明明在学校那么努力,私生活里却什么都没有了。没能让喜欢的人回头,很伤心吧?没关系,因为我喜欢诗织……和学生老师没有关系。来吧,来撒娇吧。诗织」
     到了就算被直呼其名,诗织也无法抵抗的程度。诗织移开视线,死了心似地躺在床上。 一副心碎的表情,像是在说随你喜欢。
     这样可不行啊。
    「诗织。你想要我做什么?来吧,说出来吧」
    「……唯独这个……」
     软弱的诗织发出蚊子般细小的叫声,我抚摸着她的耳朵。“呼”地朝她吹着热气。诗织颤抖着,我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。
    「呐,想让我做什么?说吧,诗织……来,说吧,诗织」
    「不要……好羞耻……」
     明明内心已经堕落了。
    「我想要……KISARA酱……」
    「嗯,什么?」
     剥落。诗织身上最后的一层。
     现在这个瞬间,她暴露出来了。
     沉入欲望的沼泽中。
    「……想你,抱我……」
     沉没。
    「温柔地、吻我……别欺负我,温柔一点……对不起,我是这样的老师……我啊,喜欢KISARA酱……从很久以前开始,我就觉得你很不错……但是,因为我是老师,不行……」
     我带着忍不住的笑容,抚摸着诗织的头。
    「我和KISARA酱不一样,身材不好,而且还比你年长……一直在想,不能喜欢上KISARA酱……所以KISARA酱对我说喜欢,我是非常开心的……明明很开心,但因为我是这样的人,所以没法坦率起来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     就像哭泣着的孩子一样。被我压倒的诗织脸全红了,示弱着。这样的诗织已经完全是我的东西了。
    「呐,KISARA酱……多抱抱我……多摸摸我,吻我……想KISARA酱温柔地对待我……喜欢被KUSARA酱抚摸……一被抚摸就会很幸福,身体深处变得炽热起来……」
     我从诗织身上下来了。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的下摆,对起身的诗织微笑着。
    「可以哦,但是,今天不行。已经很晚了,我得回家了」
    「诶……是、是吗……?」
     面对我突然的心意改变,诗织一脸不安。想让我温柔地对待你吗?不要。绝对不给你。因为不是这样的吧,诗织。再多暴露出来吧。你喜欢被欺负吧。
     所以。
    「第一次来情人旅馆,很开心。诗织,明天学校见」
  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。是、是呢。也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呢」
     对慢一拍点头的诗织,我微微一笑。还能在学校见面这件事让人有了安心感呢,诗织。对吧。
    「那,明天见哦,诗织」
    「……嗯,明天见吧……」
     尽管如此,身上点燃的火并没有熄灭,诗织脸上泛着红潮,装作明白的样子。真是个好孩子,诗织。好好遵守主人的吩咐,就像狗狗一样。但是啊,我想看到更坏的孩子。
     所以──
     ***
    「诶?不做了?」
    「是」
     第二天放学后。
     我把老师叫到学生指导室。听到这句话,老师受到了很大的打击。就像是被背叛了一样。
    「因为老师不是和我说了好几次想让我不要再做了吗。所以我就辞了。因为继续做那种兼职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坏人不是吗。多亏了老师的劝导,我醒悟过来了。老师谢谢你为我担心」
    「…………」
     听到我条理清晰、优等生一样的话,老师那眼神就像在做白日梦一样。
    「是、这样啊……」
     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。那双眼睛肯定和她被恋人抛弃时一样。被绝望打击到失去欲望的脸,深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爱她。
    「……这样啊。嗯,不过,那挺好的。KISARA酱……不,香坂同学,这样更好……嗯……」
     眼睛瞬间就湿润了。眼看就要哭了。如果就这样什么也不说的话,一定会哭的吧。会在我面前潸然落泪。
     果然,很适合。诗织和这种绝望。
    「所以,我打算开始新的兼职哦」
    「诶?」
    「是比起援助,更~~加……下流的兼职。非常、下流的。甚至不能说出口的……老师,最喜欢了不是吗?这样的事情」
    「什、什么……?怎么回事……?」
    「呵呵呵」
     我背对着窗户站着。 反正诗织是不会逃跑的。因为我很确定所以不担心。相反,她被完全吓坏了。 像是在说“这次要做什么”。
     决定了。老师,要更多更多地堕落下去啊。
    「工作时间是早上七点到晚上六点。是限定在工作日,周六日休息的工作。啊,不过老师在那个时间一直都在学校呢。那就不能来买我了呢。好—可怜—……不,有一个方法哦?」
    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难道」
     诗织倒吸了一口凉气。 我“哗”地拉上了窗帘。 这样,学生指导室就不会被任何人偷窥到了。
    「呐,老师。我才刚开始兼职,什么预定都没有。所以──」
     一边抱着自己的身体,一边回头。舔了舔嘴唇。诗织向后退了一步。但是那双眼睛充满期待,湿润着。
    「不、不行……这样的,绝对……因为,这样的,在学校里……在学校什么的,不行……绝对,绝对,不行……」
     对哦,脱下来吧,再脱一层吧老师。
     如果是老师的话,还能再堕落的吧。继身心之后,还会奉出道德的,对吧?
    「想要做的事情,昨天的延续──如果是在这里的话,会给你做的哦──」
     我的百合买卖,我会陪老师堕落下去,如果什么都没办法思考了的话,我会一直在老师身边的。

    要全部都暴露出来哦? 老师♡

    在线区-小说

    [在线/首发/小说/熟肉][みかみてれん]ダブルデート・デコレーション(双重约会Decoration)[个人翻译][已完结][2021]

    2022-4-4 11:02:03

    在线区-小说

    [在线/自购/小说/熟肉][円まどか]But, life goes on (白衣性恋愛症候群10周年短篇小说后半)[工画堂スタジオ][已完结][2022]

    2022-4-11 23:44:24

    6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1. 岛村樱

      这样的,真的可以吗?牙白呢

    2. hyrami

      其實每次看這種第一人稱的
      太過帶著色彩我總是看得有點尷尬感啊….
      喜歡小說漫畫化就是因為看漫畫好處就是怎樣都不會是第一人稱…. XD

    3. WWVNVWW

      啊啊,前几天在p站上看到后就在想有没有熟肉了呢,没想到在yuri fans 找到了,画风还有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有点让我联想到血缘诶,不过还是意外的好看啊

    4. Mortal

      这种感觉没办法拒绝啊,,,

    5. pranki

      好带感的剧情🤤

    个人中心
    今日签到
   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    搜索